全国服务热线:

0755-26400459

欢迎光临深圳市维信达工贸有限公司!

10年专注,专业于电路板及复合材料设备制造
为您提供行业新型的多层压合系统解决方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8 深圳市维信达工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43849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深圳
*本站相关网页素材及部份资源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速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维信达手机网站二维码

业务微信在线服务

>
>
>
东莞“倒闭潮”是真是假?电子厂高管:并非因人工成本增加
资讯分类
联系我们
地址:
深圳市宝安区福海街道桥头社区桥和
路骏泰豪商务中心621室
电话:
0755-26400459
传真:
0755-26487289
电邮:Ericzhao@szvstar.com

资讯详情

东莞“倒闭潮”是真是假?电子厂高管:并非因人工成本增加

作者:
来源:
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5/11/18 00:00
浏览量
       作为 一 个 GDP 近6000亿元的经济体,东莞不仅是“世界工厂”,更是中国企业的“晴雨表”。借助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成本优势,东莞制造业度过了黄金时期,成为全球IT业的加工制造基地。
 
  自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东莞鞋业、纺织业、玩具业纷纷遭遇“寒冬”,或停或倒,举步维艰。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10月,东莞最大玩具代工厂——合俊玩具厂倒闭后,东莞3500多家玩具厂只剩数百家,形成东莞第一波“倒闭潮”。与此同时,珠三角的3000多家台资鞋企,如今也只剩下千余家,多数迁往了人力成本更为低廉的东南亚。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近一年里,电子制造业开始陷入艰难,停业倒闭的代加工企业接二连三遭遇“倒闭潮”危机。
 
  关于新一轮的“倒闭潮”,东莞官方并不认可,认为企业的生老病死,属于市场的正常淘汰,不应被误读,担心一家或是几家企业的关停并转成了“唱衰论”。
 
  那么,东莞新一轮的“倒闭潮”亦真亦假,因何而起?
 
  工人说
 
  休假归来,生产线被拆除了
 
  9月26日,东莞市长安镇的金宝电子厂凤凰厂区的员工们开始放假,国庆假期长达9天。在此待了四五年的小武说,这种长假几年难遇。中秋国庆长假后,回来上班的员工们却发现生产线被拆除了,听说被搬到了泰国,厂区即将关闭。
 
  金宝电子厂是一家知名台资集团的下属企业,主要为HP、DELL、IBM等国际知名企业代加工。金宝电子厂在长安镇有四个厂区,凤凰厂区、科技厂区、电通厂区、光电厂区。
 
  凤凰厂区的关闭,却被金宝电子厂高管否认,告知华西都市报记者只是拆除一个工作台而已。
 
  小武是生产线的最底层管理者。他说,此次被关闭的是整个凤凰厂区,并非只是一个工作台,该厂区常年有3000多人,最高峰时超6000人。
 
  不仅在金宝电子厂,遍布东莞、深圳的代加工电子厂,其收入与加班均成正比,主要收入来自于8小时外的加班费。
 
  小武称,没班加的话,他一个月2300元左右,比普通工人多几百元。加班就不一样了,平常一个月要加班150小时,双倍计酬,一个小时26.5元,节假日则是三倍,每月加班费在3000至4000元不等。
 
  这份每月六七千的收入,对于小武来说,是在厂里拼搏了4年,做到现场管理职位的回报,很不容易。而普通的工人,月收入只有三四千了。
 
  小武觉得厂区的关闭很突然。事实上,凤凰厂区关闭的迹象,在8月底就已显现,“没了加班了”,工人们都只能拿到基本工资。
 
  凤凰厂区被关闭后,小武不愿转厂。4年的经历告诉他,一个厂区就是一个小社会,若上下级关系要重新建立,对新的生产线需重新熟悉,估计管理岗位难保,随时会让他遭遇冷板凳,收入随之下降。
 
  业内说
 
  电子产业遇“黑暗十月”
 
  关闭凤凰厂区后,金宝电子厂是要搬离东莞吗?
 
  “我们没有撤离,一切都很正常。”来自中国台湾的金宝电子厂高管刘裕宏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所谓的工厂搬离,只是拆走了一个工作台而已,大设备都还在,只是产品之间的一个调度而已。
 
  刘裕宏说,与工人的纠纷,也都已经处置了,员工们已经被安置,或被转调别的生产线,这一批涉及165人,对于有6000多人的金宝电子厂,这165人只是少数。
 
  事实上,在东莞乃至珠三角,电子代加工企业正在经历一场“十月寒冬”。
 
  同样是在这个国庆节前后,同为代加工企业的深圳福昌科技公司关门歇业。10月8日,位于深圳龙岗的福昌突然发布公告称,因资金链断裂,决定停产,放弃经营。
 
  华西都市报记者实地探寻,而今的福昌已易主,准备再次招人开业。
 
  福昌前员工朱某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国庆节假后,本来4号上班,来了又说继续放假,随后很多工人开始要求结算工钱了,再后来福昌就宣布停产了。倒闭前的福昌,有三个厂子,3000多人。
 
  在朱某看来,福昌的倒闭,是因为自身的管理不善,福昌毕竟不掌握手机生产的核心技术,仅是加工手机的部分配件,属于薄利行业。多人称福昌从2012年起就开始亏损。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2014年报告显示:2014年福昌营业收入4.59亿元、净利润1905万元,负债5.6亿元。
 
  事实上,由于行业下行,电子代工企业倒闭的消息并不鲜见,甚至有业内人调侃,这是电子产业的“黑色十月”。
 
  在深圳福昌之前,倒下的另一个电子业巨头是东莞兆信通讯。
 
  今年1月3日,专门代工手机的兆信通讯正式宣布倒闭,其董事长高民自杀,并留遗书称:“是我的无能没有经营好工厂,愿赌服输,我输了”。追溯到去年,给诺基亚代工的闳晖科技(苏州)有限公司也停产并遣散员工,而作为苹果、三星等的供应商,台湾胜华集团下属的东莞万士达、东莞联胜和苏州联建也相继停工停产。
 
  电子行业之外又如何?东莞商务局统计数据显示,关停或外迁企业大多来自台湾、香港等地,以服装、纺织、鞋帽、家具等传统加工贸易企业为主。
 
  成本说“成本在任何地方都会增加”
 
  金宝电子厂关停部分生产线也好,福昌的倒闭也罢,并非行业个案。不久前,东莞京驰塑胶科技有限公司也宣布破产。
 
  成立于2013年的东莞京驰,只是东莞凤岗镇一家手机外壳加工企业,员工有七八百人之多。留守人员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京驰的厂房是租的,倒闭时欠债上百万的供应商有不少,外债达到了数千万。中秋节后,就有供应商逐渐来要账,工厂今年来也不是没有订单,而是更换了总经理后,次货率达到了20%,大批量的产品成了废品,才最终导致企业倒闭。
 
  事实上,每家电子代加工企业的倒闭各有原因,但无一例外不是利润微薄,而一旦遭遇资金链紧缺,就很难承受风险,而最终难以为继。
 
  “长安镇关闭工厂的事出了后,相关的政府部门也很关心,有工作人员来镇里调查,4家里面,真的有3家倒闭歇业,而我们的产品很多样化,电子钢琴、电脑配件、打印机等,所以我们是真的没有问题。”刘裕宏说。
 
  刘裕宏在金宝电子厂工作有15年之久。
 
  对东莞“倒闭潮”之说,刘裕宏有自己的看法。他说,劳动力成本上升,企业本身要把这种上升给消化掉,比如他们每年增加20%的工资率,就必须用自动化把这个20%降下来。“不好的企业就该被淘汰,这本身是市场竞争的过程,我们在环境不好的时候,更会战战兢兢去面对,大浪来了,不会去跑。”
 
  对代工企业而言,如游牧民族般的“逐水草而居”,自然会成为定律,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企业的利润自然就越微薄。
 
  逐水而居’,制鞋、纺织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会受到影响,而我们不是,我们在菲律宾、泰国、巴西、墨西哥、美国、波兰都有工厂,在每一个地方去扎根去有序经营,如果说非要换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再盖一个工厂,而不是搬过去。”刘裕宏阐述所在企业面对的难题时解释。
 
  “几年前,根据政策我们可以往西部走,可是没有。成本的增加,在任何地方都会增加,我们在东莞也有二十多年了,我们不会因为成本的增加,就把我们的企业迁走,这不是我们一贯的政策,我们自己会用很多的方式去降低成本。”
 
  市长说“每天新登记企业170户”
 
  有“手机代工”圣地之称的东莞,与手机有关的代加工企业,无一例外在今年上半年业绩下滑。多年来,代工企业仰仗低廉的人工、政策红利才得以发展,而今经济环境转变,出现的“倒闭潮”现象究竟是真是假?
 
  事实上,东莞部分企业倒闭是客观存在的。
 
  据介绍,东莞有1万多家外资企业,每年都会有部分从事低端代工生产的外资企业关停搬迁。以今年1-9月为例,关停或外迁的外资企业数量是267家,而2008年全年是857家,到2012年下降到569家,去年全年是434家。
 
  东莞市商务局提供给华西都市报记者的数据称,今年1-9月,东莞关停外迁的企业243家,涉及合同金额为3.3亿美元,相比之下,1-9月该市新增项目698宗,涉及合同金额38.5亿美元。
 
  如此,东莞企业的倒闭一直存在。东莞市长袁宝成称,近期外界关注的倒闭企业大都是智能手机或其设备部件的生产商。“市场经济中优胜劣汰,并不能说明制造业整体遭遇了危机。”
 
  袁宝成更是反驳东莞企业“倒闭潮”。他表示,从东莞市场主体数量上看,东莞去年的市场主体不到60万户,而今年东莞市场主体已经接近70万户,从数量上看,增长了21.2%,从新注册的资本上看,增长了71.1%。这些数据显示东莞的经济发展、企业经营处于一个稳定增长的状况。“今年前三季度,新登记市场主体9.1万户,全市平均每天新登记企业170户、个体户234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