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

0755-26400459

欢迎光临深圳市维信达工贸有限公司!

10年专注,专业于电路板及复合材料设备制造
为您提供行业新型的多层压合系统解决方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8 深圳市维信达工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43849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深圳
*本站相关网页素材及部份资源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速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维信达手机网站二维码

业务微信在线服务

>
>
>
证券导报采访金百泽武守坤
资讯分类
联系我们
地址:
深圳市宝安区福海街道桥头社区桥和
路骏泰豪商务中心621室
电话:
0755-26400459
传真:
0755-26487289
电邮:Ericzhao@szvstar.com

资讯详情

证券导报采访金百泽武守坤

作者:
记者 柏与歌
来源:
证券导报
发布时间:
2014/07/16 00:00
浏览量

    我就是永远在主流的路上。但是路太顺、选择太多,未必是好事。有时侯我想:什么都经历过,不如刻骨铭心地经历一件事。

  武守坤,1984年进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发动机专业学习,1988年毕业,进入中航国际工作。2002年自美国学成归来成立了金百泽科技集团,任董事长。中国印制电路行业协会理事和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会长。
  金百泽电子成立于1997年,致力于成为“电子电路互联世界领跑者”。其总部设在深圳,研发和生产分布在深圳、惠州和西安等地,销售和服务网络遍布全球主要的电子产品设计中心。为客户提供产品研发的印制电路板(PCB)设计、快速制造等服务,是行业内领先的电子制造服务提供商。
  作为供应商的供应商,中国制造在成本压力下,产业转型升级中,金百泽如何持续增长,制造30%利润率?证券导报访问中国印制电路板制造标杆企业金百泽科技位于大亚湾的产学研基地,独家对话金百泽董事长武守坤。
  
    特色电子制造服务 订单来自通讯和军工 
 
  证券导报:金百泽为何选择大亚湾为产学研基地?
  武守坤:惠州大亚湾的未来发展空间很大,产业配套逐步完善,又能承接深圳产业、技术、人才辐射的地缘优势,所以我决定在大亚湾投资。我们这个基地投资近2亿人民币,面积3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4000平方米,现在是集团的旗舰工厂。对面就是比亚迪的工厂。我们这里也是国内最大的单一样板、快板制造基地。
  证券导报:目前集团主要的利润来自于哪个版块?
  武守坤:虽然金百泽科技集团涉足化工、电子和教育多个领域,但是集团利润的2/3都来自电子领域,主要的订单来自通讯和军工领域。像华为、中兴、大族激光都是我们的客户。我们主要是给研发机构配套的,主要在这个领域满足客户,而不是到批量生产的领域去跟这些企业竞争。
  
    证券导报:也就是说,金百泽是供应商的供应商,面向行业客户。这样是不是会让规模和发展受限制?
  武守坤:规模上是不如直接做消费品大。但因为我们不直接做消费品市场,也相对稳定,降低了企业风险。
  PCB广泛应用于消费电子(电视机、音响等)、工业电子(计算机、通信手机等)和军工(GPS导航、航天航空)等领域。全球产值每年达450亿美元,在电子行业中仅次于半导体。而中国的增长速度远高于行业平均速度。中国PCB市场,尤其我们这个市场竞争还没有到白热化程度,还是卖方市场。
  
    证券导报:那研发机构不可以自己做PCB样板设计生产吗?主要靠什么取胜?
  武守坤:我们靠的是质量和速度。电子制造企业研发任务很重,即使是交货期提前一天都能将我们和其他的企业区分开来。客户企业的新品种非常多,投入也很大,时间比较紧。单靠他们
  自己做很难完成。我们交货比别人快,质量好,客户就逐渐接受了。我们的核心客户是电子所。现在有8000多家客户。
  电子电路的研发、工厂、测试以前都放在一起。随着产业发展,专业化分工更细,各个版块就慢慢分开做了。研发端的设计、样板设计,这就是金百泽做的。我们首创了“特色电子制造服务”,即SEMS(Special Elec-tronic Manufacturing Serv-ices)。我们就专注做个性化、快速交付的一站式样板制造服务,实现多品种,模块化生产。硬件产品开发外包商 电子制造孵化器
  
    证券导报:刚才你谈到8000多家客户,这样小生产量、大客户量,管理成本会上升。公司如何提升利润率?
  武守坤:目前我们的毛利率仍然很高,在30%左右。去年我们做了4亿收入,今年6亿。
  我们同时经历着农业文化、工业文化、信息文化的冲击。农业化的农耕文化,工业化的协作生产,信息化的效率,都在我们这里碰撞。我们做了绩效管理手册,很早就上了ERP,现在计划用互联网提升产业效率。未来我们这个产学研基地想建成为电子制造孵化器。我们用互联网管理,一边连通客户,一边连通制造商,我们来管理这些工厂。这样客户的硬件产品的开发工作,就可以全部外包了。客户也可以集中精力在市场上。
  
    证券导报:要发展成全面的硬件外包企业,对技术要求高,人才问题如何解决?
  武守坤:我们确实面临着技术难度大、投入大的挑战,但我们一直坚持下来了。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这几年的技术项目都在市场上取得了成功,原因是运用人才。比如我们和高校达成产学研联盟。我们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广东工业大学等达成产学研合作联盟,借助院校的科研实力及人才优势,壮大自己的创新能力,从而拥有了强大的技术支持和源源不断的人才储备。
  
    选择太多 未必是好事
 
  证券导报:你北航毕业后就去中航,并顺利地做上了高层管理,如何决定下海做PCB产业的呢?
  武守坤:我不算是92派企业家。我下海很晚。当时,
  体制内的路已经看得很清楚,就那样了。心里想尝试新的方式。1999年底,我去美国学习,正好是互联网高潮。我们筹了100万美金,回国做国信通,很早就拿了全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批文。2002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我的合伙人放弃了投资。我也不再坚持。
  在美国,快速制造业成长相当快。电子线路板是很多电子产品的基础,有很大的市场需求。而且随着电子产品的增多,客户的需求多样化、小量化,批量生产的企业难以满足这种需求。在1997年、98年的时候,国内虽然还没这种需求,但美国的情况反映了国内的趋势。美国的快速交付模式正好能满足客户多样化和小量化的需求。为了把握住PCB领域的机会,我回国后就将金百泽逐步转入PCB生产领域。
  
    证券导报:你如何评价自己这些年的道路?
  武守坤:我一直都是在走主流的路。在学校里,我是学生干部。很早就在学业和恋爱上有成功。我大三就到安徽去招生。到了生源家里,人家送了我美国良友的烟。那在当时是很奢侈的了。那是我第一次收礼。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国企做团委书记。因为是大国企,我们一个订单出去,都是很大的金额。那时侯港商都请我们去美国、去德国考察。一直是甲方的态势。
  这也造成我下海晚,没有赶上92派企业家那一拨。我选择做PCB,这也体现了我的主流文化。在硅谷,生存的是为研发服务的快速制造业。所以我相应地也选择了做快速交付的特种板。我觉得这样有科技含量。不是走的大批量、低成本的路,而是走的主流高端的增值服务的路。
  我用了4年时间,使企业达到了业内前3名。第一名和第三名都上市了。我们在中间,却还没上市。2008年达晨创投进来了。我们也在筹划。
  我就是永远在主流的路上。但是路太顺、选择太多,未必是好事。有时侯我想:什么都经历过,不如刻骨铭心地经历一件事。